2014-03-06

鋼筆與回憶



LAMY safari霧黑,B尖,購自鋼筆工作室
月琦說我真是「假掰(做作)」到極致的人,連寫個字也要搞得這麼囉嗦,
這我真的不否認,不曉得為啥,我就是喜歡這些有點麻煩的東西,
就像我硬要在店裡裝一支聽筒與話筒分開的轉盤式電話一樣,
就連我書桌上的電話也是黑色的轉盤老國民電話,上面還有保密防匪標語...
可能它們比較原始,保有一些古老的味道。


我一直都喜歡鋼筆寫出來的線條變化,很久前就想買來日常使用,
但那時的工作太容易弄丟筆了,那時的同事也熱愛借筆,這個想法因此作罷,
直到前陣子在PTT贈物版上看到有人在送老筆,才想起這小願望,
後來我沒獲得贈送鋼筆,但我也開始認真認識鋼筆,
先從書局隨便買的沾水筆開始。



沒多久我聯絡上一位專家,
我相信他說的「不管怎樣先買一支寫吧」,
也相信他專業的推薦,
不要說他,相信連螢幕前的看官們都覺得我超好騙,
但大概就是他和我一樣,都是在一個物品上下苦心的人,所以我願意相信他,
事實沒錯,不買第一隻筆,永遠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
他的推薦,也很實在 - 德國LAMY safari狩獵系列,
大概隨便在搜尋上找「鋼筆」二字,前幾行就會看到這支筆,
說全球賣翻也不誇張,連教學影片都是拿它示範,
單就上面的原因,還有誰比它更適合入門?
而我看上它,是因為它看來低調,不太像鋼筆,比較不會被月琦罵「虛華」。
在認識鋼筆這段時間,我漸漸想起小時候,
原來我爸也是有不少支鋼筆的,
我記得那個壓囊式吸墨器、我記得那些零件、那些漂亮的筆盒和筆尖...
只是都被我當玩具玩壞,因為我以為那是寫完沒水的漂亮原子筆,
我爸似乎都沒有責備我。
過了二十幾年,我終於知道這些。